<form id="f77vz"><form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f77vz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meter id="f77vz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濟水出清泉:盧仝泉

          文章出處:濟源旅游網發表時間:2019-8-13 11:54:28


          作者:趙旭東 姚景強


          濟源,濟水發源之地,西靠王屋,東望平原,襟太行而攬北邙。三面環山的地貌,不僅讓濟水在這里翻涌而出,榮登“四瀆”,還造就了平地涌泉、清流縱橫的奇觀。


          神秘的濟水,潤出了傳奇濟源;清冽的泉水,賦予了愚公故里靈秀的氣質。4月4日,濟源旅游開啟“尋泉之旅”,邀請仁人志士提供清泉線索,越來越多的清冽泉水為人所知,為挖掘濟水文化,讓文化和旅游相融相和,濟源旅游特推出“濟水出清泉”欄目,從文字中發現濟水源頭“水韻盛事”景觀。

          本期帶你尋覓“盧仝泉”


          濟源最具文藝范兒的泉,當屬盧仝泉了。《濟源縣志》載,盧仝泉在濟源縣城東門外,泉水清澈甘冽,因盧仝在此引水煮茶而得名,因盧仝號“玉川子”,又稱“玉川泉”,簡稱玉泉。這泉水,因曾被盧仝煮茶的緣由,自帶一脈茶香,別具文墨詩情。



          《河南通志》卷五——《古跡》亦載:“玉川泉,在濟源縣東湨河(即北蟒河)北,盧仝嘗汲水烹茶,又名玉川井。又玉陽以東皆為玉川,故縣亦號玉川。”泉旁有一石,古已有之,青石質地,自然成形,俗稱太湖石,高1.6米。明工部侍郎段國璋,仰慕盧仝,曾在此因泉拓亭,并在石上正面隸書鐫刻“唐賢盧仝泉石”六個大字。


          清末任廣東道監察御史的濟源人劉邁園,有《題盧仝泉石》二首。其一:“盧仝舊井茫無校,枕石猶生七碗覺。水共風清無盡時,盡歸茶譜藏詩窖。”那時,盧仝當年煮茶所用井泉的準確方位,已經無法確認,只找到了一塊泉石。由這塊泉石,詩人又想到了盧仝的《七碗茶歌》。這汪清泉伴著清風,就如盧仝的茶譜、詩歌一般,永留后人心間。


          其二:“煙柳峰崢怪石前,段公為我種玉泉。臨池萬斛珍珠滾,好似當年茶浪旋。”春柳如煙,如散亂秀發,在怪石前搖曳。段園的主人挽留他在盧仝泉邊。那泉水翻滾如珍珠,如當年盧仝沸騰的茶湯。如今,盧仝泉難覓,玉泉石好找。這塊背負著盛名的石塊,為明代遺物,現保存于濟瀆廟。


          盧仝泉石有一孔,據說是當年盧仝與韓愈在此烹茶時拴馬所用,亦稱“拴馬石”。說到盧仝與韓愈在盧仝泉邊烹茶,民間還流傳著一個“竹葉茶香醉韓愈”的故事。唐代元和年間,韓愈任洛陽令時,有一天他在盧仝的陪同下到濟源巡游,在縣城東門外盧仝泉的竹林旁共同品嘗當地的菊花茶和冬凌茶。菊花茶平淡微苦,冬凌茶苦口難咽。韓愈順手摘下身邊的竹葉串成竹串子,建議將其泡茶試飲。然而天然的竹串子未經炮制,味苦澀有余而清香不足。盧仝喝完之后,心里不免遺憾。正當韓愈感到不好意思時,盧仝突然提議將竹串子再次烹煮。韓愈酌飲后樂道:“甘苦相濟,清雅漫延,別有滋味,好茶、好茶!真可謂盧仝無錢買酒來,竹葉茶香醉韓愈啊。”原來,生津和血的竹葉清熱去火,和肺解毒,經過烹煮,與富含礦物質的甘甜泉水進行藥化反應后,逐漸變得柔綿、清心、益脾、養神,被盧仝成功調制成了一道上乘茶飲。就這樣,盧仝烹制竹葉茶與韓愈切磋茶藝的故事,在民間廣為流傳。


          任你躁这里有精品2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