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77vz"><form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f77vz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meter id="f77vz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王屋山的味道

          文章出處:濟源旅游網發表時間:2019-10-12 16:35:10

          閆雅琴

          有這么一座山,可以讓人找回逝去的歲月。

          花和云

          “呀!”面對一片粉紅色的花海,大家都沒了詞。那時我還在上高中,山里還沒有景區。下了公共汽車,沿著山溪走沒多遠,就被大山深深淺淺的綠色包圍了。還沒來得及細看山色,一陣大雨兜頭襲來。雨夜早黑,一戶人家收留了我們。山舍窄小,能供我們留宿的,只有半間小屋、一張窄床。男生半邊,女生半邊,大家靠墻坐在床上,一條棉被合蓋著腿,凍得人上下牙打架。

          翌日早晨的陽光像洗過一樣。離小屋不遠,就是齊腰高的花海。粉紅色的花朵有嬰兒拳大小,一朵挨著一朵,熱熱鬧鬧地在太陽下說笑。每一朵花都樂得合不攏嘴,黃色的花蕊是它們裸露的乳牙,五個毛茸茸的花瓣是它們粉嫩的小臉,上面滾著亮晶晶的水珠。山風一來,花兒們一搖一擺,跳起整齊的舞來。趟過花海,是高聳的山峰。山溪邊就是路,叮叮咚咚,沒上過大山的小伙伴瞬間就安靜下來了。山路濕滑,林子也密,稍不留意,大山中就只剩下自己了。叫一聲,原來與大家沒隔多遠。站在傳說中軒轅黃帝、廣成子駐足過的十方院,看雨后晴煙蒸騰而起,仿佛天地之間唯有自己。

          云濕欲沾衣。人走云也走,爬得越高雞皮疙瘩起得越多。林下是蘑菇的世界:大的像臉盆,小的只有指尖大,黃的、粉的、白的、褐色菇蓋上點著黃色小圓點的,那特有的清香透過鼻孔直往心里鉆。山路邊有一種鈴鐺一樣的小花,淡紫色,被雨水打濕后花瓣變得透明,成了小玻璃鈴鐺。云開處,一縷陽光射下來,遠遠近近都是濤聲,那是風在林梢掀起的波浪。

          云比人走得快,快到山頂時,眼前豁然開朗。腳下的山舍如火柴盒大小,四處的山洼里一簇簇白云接續飄起——那里扎著云的根。不知不覺,竟然登了頂,又與云齊肩。云在這里匯成了海,遠處的山峰成了孤島,云濤在那里沖撞著、翻滾著。閑與仙人掃落花?我們就是仙人,仿佛披個羽衣就可以飛上那些小島。


          風和月

          蟲聲從林里透出來 , 腳步聲那么響 。“啪,啪”,不知道踩的是路、是月色,還是青春的心事。

          千年銀杏樹前的旅游賓館剛建好時,我剛剛參加工作,經常和同事到這里玩。覺得已經過了看山是山的時候,一群年輕人坐在陽臺宮華麗的柱子前看石雕,坐在斜陽中聽李白追訪司馬承禎和玉真公主的故事,坐在山風中看古老的宮殿漸漸沉在黑夜里。

          月光就著王屋山作畫,遠山近樹都鍍了銀邊,一層又一層,神秘又深邃。有幾對人藏著心事,在月色下觀察、試探。心也攏在月色里,忽遠忽近,陽臺宮和千年銀杏樹間那么遠的路也嫌近了。中間好長一段山路,四周都沒有燈火,偶爾有流螢飛過。幾個人的說笑聲扔進大山里,很快就被吞沒了。

          山路一轉,月亮一下就跳進了紫微湖。天上的月亮像洗過,湖里的月亮像洗過,天幕邊的星星像洗過,而彼此的心事還躲在月色深處。但月影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山風吹過,溫柔、干凈又涼爽。空氣里是大山的氣息,也是某個人的氣息。遠遠地隔著小山,賓館的樂曲聲隱約傳來,人間的煙火恍如在另一個世界,與我們無關。

          路和屋

          “去哪吃飯?”一天中午下了班,豬頭問我。“去王屋山撿銀杏葉吧!”“中!”他一路踩著油門上了高速公路。秋日正好,給草木校準了色調:黃的野菊花,紅的黃櫨葉,金的銀杏葉和楊樹林……或鋪在山巒上,或映在湖水中,高高低低,一層一層。車在山路上,也在畫中。云中那些仙島和月下那汪湖仿佛從夢中醒來,穿上了鮮亮的花衣裳。它們讓人從一個夢跌入另一個夢。

          這是一條有魔法的路。只要山在眼前,風就會帶我們溯回過去的歲月。此刻,我們只是同事,只是二十多年前在月色里丈量這段山路的同事。沉醉于山色,不小心闖入一個小山村。

          咦?那些民房和過去的腔調不一樣了:青瓦還在,沒鼻沒眼的門窗卻換了俏模樣;土墻還在,墻頭卻多了栽著花草的小瓦罐;老樹還在,雞豬住過的地方掛上了風鈴。風一吹,叮當、叮當,人就忘了時間。在昔日的百姓人家里,不是神仙也像神仙了。

          “王屋山為什么是十大洞天之首?”我問。豬頭愜意地看著一重一重的山,好像沒聽見,而我已知答案。

          人生的瑣屑,紅塵的紛擾,都在山下?好像是,好像又不是。王屋,上有斑斕山色,下有枯枝陋石,寒云來暖陽去,各得其味。人生百態他都知道,都接受。
          沾染著他的氣息,歸途中不會老去。

          任你躁这里有精品2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