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77vz"><form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f77vz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nobr id="f77vz"><meter id="f77vz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77vz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靜靜的湨水

          文章出處:濟源旅游網發表時間:2020-5-12 10:18:50


          余閑子

          湨水,匯塌七河、五指河、虎尾河而來,穿濟源城而過,可以稱之為濟源的母親河了。
          可惜,只因相鄰濟水的名望太盛,不僅稱公道王,而且接受祭祀朝拜,這湨水就只能自甘卑微,默默地流淌在漫長的年歲里。
          其實,這是一條古老的水系,一條有故事的河流,《爾雅》《左傳》《水經注》中均有她的影子。

          《爾雅》說“梁莫大于湨梁”。這句話的意思,有人說指湨水河堤是天下最大的河堤;也有人將“梁”解作“橋梁”,說湨水橋是天下最大的橋;還有人將“梁”解作“漁梁”,即古代水中筑堰像橋梁的捕魚設置,意思是古人沿湨水修筑當時最大的漁梁捕魚,以供王室膳食和祭祀之用。我傾向于“漁梁”的說法。畢竟,東周時期濟源乃京畿之地,經濟繁榮。湨水雖然無法和其他大江大河相比,但支流眾多,至平原后,水勢平緩,利于魚類生長。在湨水上建成最大的漁梁捕魚以貢奉王室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        《左傳》中有湨梁會盟的記載,說的是春秋時期晉王在湨水河畔召集諸侯,訂立盟約,共同抗擊齊國西侵的故事。湨水也算是晉、齊爭霸的親歷者見證者了。

          《水經注》則對湨水的水系、流域進行了詳細的描述。能夠進入這部古代地理名著,也足以說明湨水的不凡出身了。

          然而,這樣一條頗有名望的水流,卻被顯赫的濟水碾壓,被歷史的風塵掩埋,以至于籍籍無名。

          幸好,唐代著名詩人儲光羲路過時,用他的《行次田家溴梁作》在這里留下了匆匆一瞥:“田家俯長道,邀我避炎氛。當暑日方晝,高天無片云。桑間禾黍氣,柳下牛羊群。野雀棲空屋,晨昏不復聞。前登溴梁坂,極望溫原分。逆旅方三舍,西山猶未曛。”詩人于萬里無云的盛夏時節,在湨水岸邊趕路,眼見田間稼穡蔥郁,樹下牛羊壯肥,麻雀棲息空屋,顫鳥禁口不鳴。適逢農家相邀,詩人小憩后登上湨梁,遠望濟水分流,繼續行走九十里后,太陽仍未西落。也許,正是有了農家的熱情,有了湨水的滋潤,詩人才忘卻了酷暑的炎熱、旅途的勞頓。

          幸好,宋代名相文彥博曾為官濟源,在《題湨水》里留下了他的俊逸的身影:潺湲北山水,繚繞南城皋。晴灘錦石亂,擊觸春湍高。誰謂湨梁大,不能容舫舠。臨流自縮手,揭歷應徒勞。潺潺流水自北山而來,繚繞城南東去。在陽光和煦的河灘撿起一塊彩石,激起陣陣春波。是誰說“梁莫大于湨梁”,它竟然無法承載一葉扁舟。有心想探究其中的原因,臨了覺得那只能是徒勞無功,不如就此算了吧。不曾想到,漫步湨水河畔的文彥博,可以盡褪官威,變得如此隨性,恬淡自在。
          誠然,這樣一條頗有名望的水流,不可能被永久掩埋。

          現今的湨水河畔,岸柳輕撫,綠草茵茵,繁花不絕,有甬路步道順水連綿十數里,成為沿河帶狀公園,在晨光夕暉中演繹著自己的精彩。

          湨水之美,美在多姿,隨時節變換而精彩紛呈。

          春來,兩岸草木嫩嫩的枝丫發著鵝黃,泛著油脂,透著微光,粉桃白杏搖曳其間,種種芬芳乘著微風暗暗浮動,攝人心魄。倘若逢雨,就會有繽紛落英,雨珠滴落花瓣,淌入溝渠,流進河道。湨水,就像被涂上了一層濃濃的胭脂,香溢滿城。水面上,野鴨游弋其中,劃開道道波紋;燕子斜斜掠過,激起層層漣漪。

          及夏,水畔草木葳蕤,郁郁蔥蔥,那濃郁的、墨色的綠,帶著湨水濃濃的水汽,送來陣陣清涼。晴天,旭日夕陽染紅天邊云彩,渲染清清水面,與岸柳、樓舍的倒影彼此融合,成就了一副濃墨重彩的畫。遇雨,上游洪流傾瀉,兩岸管道如注,打出個個旋渦,掀起層層浪波,盡顯湨水的熱情與奔放。

          秋至,仰頭可見云朵如堆堆棉絮,潔白明亮,襯托得天空愈發地湛藍,深邃而高遠。各色的葉子也多彩起來,赤橙黃綠青藍紫彼此相間,呈送疊疊斑斕,更兼金菊傲霜,不見半點蕭瑟。夜晚,或圓或缺的月亮,時而斜掛天邊,時而正懸當空,淡淡的清輝和兩岸的霓虹相互交織,溢光流彩,讓湨水在朦朧中呈現著五彩。

          冬天,有骨感的枝條,也有蒼翠的綠葉,亦可見臘梅凌寒。最妙的,當屬遇雪了,樹木花草,甬路步道、亭臺水面全都銀裝素裹,一片皎潔。還有那石拱的、平板的橋,橫跨兩岸,溝通南北,宛如湨水襟帶,呈現萬種風情。

          東方漸白或華燈初上,站在湨水上某一橋頭,讓清風吹滿袖籠,就有了“你站在橋頭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”的感覺。湨水公園里的人就成了最美的風景。河邊的步道上,健步行走的,有的三三兩兩,或你前我后,或并肩而行;有的成群結隊,踩著鼓點,步履鏗鏘——“我健步、我健康、快樂”的口號高亢嘹亮。步道邊的護欄上,有的抻腰壓腿,有的不語獨釣。護坡平臺上,有的相偎而坐,竊竊私語;有的在揮拳舞腳,演練太極拳、八段錦,五禽戲;有幾個揮鞭的,清脆的“啪啪”聲傳出好遠;也有圍坐一團的老者,吱吱唧唧的胡琴伴奏著咿咿呀呀的唱腔……

          所有這些,似乎都各不相干,卻因了這靜靜的湨水,彼此相容,在熱鬧中充盈著閑適與從容。

          不曾想,這條古老的河流,可以變得如此年輕,靜靜地流淌出一片朝氣,一片芳華。



          下一篇:黃河三峽之戀   上一篇:沒有了!
          任你躁这里有精品2视频